短篇鬼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 故事文章 > 民间故事 > 鬼故事 > 短篇鬼故事 > 死而复活

死而复活

收藏 作者: 守望天使 文集 来源: 原创文章 时间: 2013-09-07 阅读: 在线投稿

  真的有鬼

    接——已 经 死 去 的 人
 

  三、死而复活
  
  木易凭着感觉往仓房处走,刘波紧随其后。木易好不容易摸到仓房门,突然他听到前屋传出一阵咳嗽声,声音苍老,绝不是郝峰的声音。木易一颤,转身向前屋奔去,刘波抓住他小声对问:“嗨……嗨……干嘛去?我们不是要去仓房吗?”
  
  木易指了指前屋没说话,脸色相当难看,刘波只好跟在他身后。俩人摸到屋子窗边,透过窗子向里望去,里面亮着昏暗的灯,隐约从这些摆设能看出这间房是郝峰父亲的房间,如果木易没猜错,那咳嗽声就是在这间房子里传出来。此时他贴着窗户仔细向里面看去,见一个人在屋子里来回渡步,边走边咳嗽走得很慢很慢……
  
  等那人走近窗口,木易看清他的脸险些惊叫出声。那……那竟是郝峰的父亲。
  
  可他父亲不是死了吗?木易还亲眼看见他的尸体被冻在冰柜里,脸上还有冰碴,绝不会是假的,可现在……
  
  木易满心的疑惑,难道是郝峰找到让他父亲复活的方法了?太不可思议了。木易身后的刘波却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,皱着眉问他去不去仓房了。
  
  木易愣了半天才点点头,俩人折回仓房,见仓房的门上挂着一把大锁头,他俩相互看了一眼之后,刘波从兜里掏出了一把钥匙,把钥匙圈拿下了捋直,插在锁屁股上轻轻的转动了几下,只听啪一声锁头开了,他骄傲的挑挑眉。
  
  “天生的贼。”木易白了他一眼。
  
  刘波只当没听见,伸手去推门,那一瞬间,俩人呼吸急促紧张极了。门被悄然推开之后,刘波回头瞪了木易一眼,木易推开他去看,里面竟是满满一下子杂物,根本连伸进脚的空隙都没有。刘波一脸被耍的表情,冷哼道:“木易,你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,大半夜的你这不是消遣我吗?”
  
  “我没骗你,昨天这里真的锁着一个黑影人……”木易的话还没说完,刘波已经快步翻墙而过,留下他独自在黑暗的院子里。
  
  “咳咳咳……”一阵阵咳嗽声在寂静的夜里,让人心寒。木易越想越恐怖,不敢久留,倒吸了一口气,也翻墙出了郝峰家。跳下墙头,木易见一个黑影靠着墙根站在那里,他惊呼了一声。刘波急忙叫道:“是我!别喊。”
  
  木易奇怪,“你不是走了吗?怎么还站在这里?”
  
  他走到木易身边来说:“我感觉到这里阴气很重。”说完他拉着木易走开了一段距离,再向房子看去,只见一片黑云低低的压在郝峰房子的上空,就像是鬼片里的那些鬼宅的镜头,让人不寒而栗。
  
  木易瞅了瞅黑云说:“这就是阴气?”
  
  刘波点点头然后在怀里拿出了一个测风水的轮盘,围着房子周围走了一圈。木易跟在他后面看着他一会紧皱着眉,一会又舒展,不知道有什么发现。等他停下来,木易忍不住问:“看出什么来了?”
  
  他摇摇头说:“没……没什么,我刚学还看不太懂。”
  
  木易听他这语气一定有所隐瞒,心里非常不快地说道:“那就回去吧!”说完率先向回走去。
  
  刘波竟然叫都没叫他,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木易又气又恼,没走出多远就折回去偷偷地跟在了他的身后。
  
  他走的很快,并不是他回家的方向,这让木易更加的奇怪。
  
  他走了两条大街,在一所宅子前停下,轻轻地敲了敲门,不一会门开了。(由于我在侧面没看见开门人的样貌)只听开门人似乎惊讶了一声,很快把刘波迎进了屋里,然后咣当关上了大门。
  
  木易为了一探究竟,翻墙进了院子,院子里空空的什么杂物都没有。他悄悄来到窗前,探头向屋里往期,见刘波和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在聊着什么,然后刘波把他的罗盘递给了老人。
  
  老人拿着罗盘呆呆地看着,半天不动。木易站在窗外有点沉不住气了心想,要是能听见他们聊什么就好了。就是此时老人突然放下罗盘,伸出手指闭目细细地算着什么。有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,老人才睁开眼睛拿过罗盘似乎是在向他讲解着什么。刘波边听边不住点头,眉头紧皱着,脸上逐渐呈现惊恐之色。老人停止讲解之后,神情变得极度的疲倦。
  
  冲着刘波挥挥手,刘波鞠了一躬转身向门口走来。
  
  木易比他先一步越过了围墙,守在门外,等着他出来。
  
  不一会刘波走了出来,木易从墙角处一闪身挡住了他的去路,刘波看见他大吃一惊。尴尬地说:“木易,你怎么在这里,你……跟踪我?”
  
  木易冷笑道:“谁叫你不和我说实话。”
  
  他苦笑了一声说:“不是我不告诉你,是我不能够确定。”
  
  木易冷冷地看着他说:“这回你已经确定了,可以和我说了吧?”
  
  他叹了口气说:“我师父说,你朋友家的房子所处的位置是极阴之地,属于阴间交汇之处。”
  
  木易愣愣地问道:“什么是阴阳交汇之地?”
  
  他继续说道:“就是阳间通往阴间的入口。”
  
  木易心里充满着疑惑,对于他说的什么阳间通往阴间的入口之说,感觉不可思议。可他突然有种疲倦至极之感,冲刘波摆手道:“什么阴阳入口,简直一派胡言,算了,我累了,先回去了。”说完转身就走。
  
  刘波在后面叫了他一声,像是有话要说,可是此时的木易只想回家睡觉。在回家的路上他并没遇见什么阴风鬼怪,甚至连个人影都没遇见。到家后,他连洗漱都免了,直接躺在了床上,片刻就响起了悦耳的鼾声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木易早早就来到郝峰家里,敲了半天的门,郝峰才衣衫不整地跑出来开门。见到木易他迟疑了片刻之后,问道:“这一大早,有事呀?”
  
  木易直白地说:“你仓房里的黑影,我想看看。”
  
  “什么黑影?我仓房里只有杂物!”
  
  木易怒道:“别蒙我,你前天带我去看过的。”
  
  郝峰一脸无辜地说:“什么跟什么呀?我都听不明白你说什么?”
  
  木易忍下这口气说:“那么你死去的父亲那?”
  
  郝峰突然怒道:“你胡说什么,我父亲好好的活着,你怎么咒他死了?”说完还气愤地推了他一下。
  
  木易被推的一个踉跄,惊叫道:“你说你父亲没有死?”
  
  郝峰瞪了木易一眼,“再说这些是朋友我都不能原谅你,不信我带你去看。”
  
  他的话让木易想起了昨天晚上,那苍老的咳嗽声。木易心中十分混乱,抬头问道:“郝峰,你想到办法让你父亲复活了?”
  
  郝峰的双眼瞪得更大,愤怒的表情已到顶点,冷冷地说道:“我告诉你,我父亲一直好好的活着,身体好得不得了。”
  
  木易也瞪着眼睛,心里的疑惑更重,“前天,前天你叫我来,让我看你父亲的尸体和仓房的黑影,难道你都忘了吗?”
  
  郝峰侧着脸说:“前天?前天我并没有找你。”
  
  “你没找我??”木易简直快被弄疯了。
  
  郝峰见他神情古怪:“你到底是怎么了?一大早吃错药了?”
  
  木易盯着他,心想他不肯承认,我一点办法都没有。再闹下去也没有意思,反正事情和他也没什么关系,他瞎操什么心。如此一想,转身便走,连招呼都没打。
  
  郝峰在后面叫了木易一声,他也没理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  
  回到家的时候,见刘波蹲坐在我家门前,看来是来了一会了。
  
  见木易走过来,刘波一下子跳起来,抓住他说:“你可回来了,走,我想再和你说说你朋友房子的事?”
  
  木易闷哼了一声说:“这事我再也不管了,别在找我说了。”
  
  他愣了一下追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昨天还对这事充满好奇如今……”
  
  “如今……如今我一点兴趣都没有,别烦我,赶紧回去吧!”木易一边开门一边冲着他说道。
  
  刘波追问道道:“你以前做事不是这样的,以前绝不会半途而废,我看你现在胆子越来越小了,再也不是那个让我们崇拜爱冒险木易。”
  
  听完木易不耐烦地说:“别激我,说出大天来,我也不再管这事了,我劝你也别在为这事伤神了,就当他从来没发生过得了。”
  
  “木易……”在他关上门时,刘波大叫一声。
  
  木易嘴上说不管,可进了屋,还是打开电脑在百度搜了一些关于阴阳交汇文章,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有明确解释的相关文章。一直看到了中午,感觉有些饿,自己又不爱做饭,于是他穿上外衣打算出去吃,一开门却见刘波还站在门外。
  
  看见他忙道:“木易,你想通了?”
  
  木易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:“没有,我饿了,出去吃饭。”
  
  “好呀!我也饿了,一起吧!”木易倒也不好赶他。只是自顾自的走进一家面馆。要了一碗面,顺手拿了一双方便筷子,打开。
  
  刘波笑嘻嘻地坐到他面前说:“咱们再去你朋友家看看。”
  
  木易摇头。
  
  “别呀!木易,算我求你了。”
  
  “今早我去了,他不承认前天见过我,更不承认有黑影。”木易淡淡地说道。
  
  刘波听完神情很惊愕,他道:“啊?怎么会这样?”
  
  看他的样子,分明是不相信木易的话,木易也无法让他相信,因为昨晚他们没有看见黑影,可是前天木易明明看见,哎!木易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  
  刘波又说:“兄弟!我让你带我去并不是看黑影,我是想看看他的房宅。”
  
  木易无可奈何地笑了笑:“好吧!等我吃完面,我带你去。”
  
  刘波听了这话,笑了,然后大声叫了一句:“老板,给我也来碗面。”说完有些兴奋地搓着手。

       延伸阅读——月 下 黑 影

 
   

本文为守望天使原创,网络转载请注明出自《一 品 故 事 网》并标明作者,如纸媒刊登,须经本人同意!联糸QQ763205332




 

编辑:天使
复制 更多
上一篇:亡灵夜归人 下一篇:月下鬼影

深度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