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爱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 故事文章 > 亲情故事 > 母爱故事 > 完美之夜

完美之夜

收藏 作者: 胡忠军 来源: 《故事会》2007年第24期 时间: 2013-03-17 阅读: 在线投稿

  我以为游戏能让这一夜完美,没想到忽略了最重要的……

  高考结束后,我迷上了网络游戏,常常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玩通宵。就在去大学报到的前一夜,我照旧又在电脑前酣战。突然,房门被推开了,我一抬头见是妈妈走进来,只听她心急火燎地对我说:“涛涛,坏了,我钥匙还在我房间的桌上,可是刚才一阵风把房门给关上了……”

  看着妈妈满脸焦急的神情,我也急了,爸爸去世得早,我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。此刻,我不知道自己能帮上什么忙,一时愣在了那里。

  妈妈显得很无奈,说:“现在都十一点了,要不,今晚我就在你屋里挤挤?”

  “那怎么行?”我立刻喊起来。今晚我早已约好了几个铁哥们,一起疯玩最后一个通宵,算是对自己高中生活胜利结束的犒劳。我们玩的游戏叫“完美世界”,所以给这一夜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:完美之夜。虽然我今晚“通宵作战”,床倒是空了,可妈妈睡在这儿,我还怎么“噼里啪啦”地敲击键盘和铁哥们大战一番?

  于是,我对妈妈建议说:“咱们去找个锁匠来帮帮忙吧?”

  妈妈叹了口气:“都这么晚了,还怎么好意思去麻烦人家?”

  我一想,也是啊。可是,我实在不想让妈妈睡在我的房间里,而这套老公房又只有两个房间,没有客厅可以将就,怎么办?我突然想起前几天晚上,妈妈那房间临街的一扇窗没关,有个小偷就悄悄爬上窗前的大树,想从树上跳进我家行窃,幸好被路人发现。我灵机一动,既然小偷能跳,我为什么就不能试试?小偷还不是看中我家住二楼,又是那种矮房,就是真摔下来,也不会有大事。于是我对妈妈谎称天太热,去买冷饮,“咚咚咚”飞快地奔下楼去,来到她房间的窗下。

  窗前的那棵树是一棵钻天杨,离妈妈房间的窗口确实很近,我信心十足地伸开两只手掌,朝上面狠狠哈了两口气,然后使足力气往树上爬。上树后,我找准一个位置,一只脚蹬住树杈,另一只脚就准备往窗里跨。

  说实话,这会儿我心里很紧张,虽说树离窗口的距离很近,可毕竟要腾空跨出去,我心里一时也没了把握。

  我拼命给自己鼓劲。就在这时,忽听树下一声惊叫:“儿子,快下来!”

  啊,怎么是妈妈的声音?我低头朝树下看,只见妈妈一面跺脚一面抬头拼命朝我喊,由于着急,声音都变了调。我突然装成很有男子汉气概的样子,故意用轻松的口气对妈妈说:“没事,妈,你放心好了。”

  可妈妈的口气却非常严厉:“你怎么这么不听话?叫你下来,你就下来……我去找个开锁匠……”

  妈愿意去找开锁匠了?听她这么一说,我仿佛心里的石头落了地。既然如此,我就没必要再冒这个险了,于是我准备下树。可就在这时,忽然一阵大风吹来,我正蹬着脚的那根树杈“喀嚓”一下,我连人带树杈“扑通”掉在了地上。我的脑子一片空白:这下完了!

  脑袋恢复意识的时候,我发现我躺在地上。但是我身下还有一个人!不用问,除了妈妈,还能是谁?

  我赶紧翻下身来,拉着妈妈的手连声喊道:“妈!妈—”妈妈睁开眼睛,抓住我的手,一个劲地问我伤着没有。她想站起来,可是挣扎了两次,也没站成。

  我没想到竟闯下了这样的大祸!我试试自己的胳膊和腿,没什么大碍,于是赶紧安慰妈妈说:“我没事。”为了让她放心,我还站起来,特意蹦了一下。妈妈一看笑了:“儿子,你可吓死我了!”

  我摸出口袋里的手机,要打120急救电话。妈妈坚决不肯,一把夺过我的手机说:“你少给我惹事,我一会儿就好了。”我不信,赶紧把妈妈从地上扶起来,试着让她全身活动活动。还好,她只是受了点皮肉撞击,没有伤着骨头。

  我松了一口气,小心翼翼地把妈妈扶回了家。

  可进了家门,妈妈还是不肯去找开锁匠,说那是她怕我真跳窗而随口说的。正好我那些铁哥们急着催我了,于是我让妈妈在我的床上躺下,然后自己赶紧“披挂上阵”。

  可有妈妈在身边,我总进入不了状态,那帮铁哥们都在网上笑话我。眼看完美之夜没法完美了,我急得大汗淋漓。

  突然,我脑子里灵光一闪,跳出一个新主意:不是都说有困难找警察吗?110警察跳窗助人解难题是常有的事。既然妈妈怕我跳窗危险,那我可以找警察呀,对于神通广大的警察来说,这是“小菜一碟”的事啊!但我知道妈妈从来不爱麻烦别人,更别说警察了,于是我偷偷去厕所拨了110。

  不到十分钟,警察就来了,带了个开锁公司的人,三下五除二就把房门给打开了。妈妈一看这情势就知道是我打的电话,狠狠把我训斥了一顿。

  警察走了,我赶紧催妈妈早点睡觉,我好回我的小天地里“继续战斗”。走出妈妈房间的时候,我特地提醒她说:“妈,以后钥匙可别再随便放桌上了!”我一边说一边眼睛朝桌上扫去。咦?妈妈不是说钥匙放在房间桌上的吗?怎么没有?“妈,钥匙呢?怎么不在桌上?”

  妈妈两眼直直地看着我,说:“放心吧,钥匙不会丢的,兴许是我记错了,等会我自己找吧。”她的目光里充满了怜爱,忽然又一把把我拉到她身边,抚摸着我的头,一声不吭。我抬起头,发现妈妈的眼眶有些湿润。

  妈妈突然对我说了一句:“儿子,妈老了,你知道吗?”

  说实话,平时我一直住校,就是一年两个假期在家里,我也成天不是睡觉就是上网,好像从来没有在乎过妈妈。现在一听她说这话,我才第一次认真地看着她,我突然发现妈妈好像真的老了,脸上的皱纹多了,头发也花白了。

  妈妈紧紧拥抱着我,在我的额上亲了一下,说:“儿子,早点睡吧,明天你又要离家了。”说完,她拥着我朝我的小房间走去。

  我忽然感觉妈妈前胸衣兜里有一个硬硬的东西,那……应该是一把钥匙啊!我兴奋地大叫起来:“妈,不用找了,钥匙不就在你上衣口袋里?”

  妈妈好像忽然明白过来似的,神色有些尴尬:“唉,你看我这记性……真是……”

  我觉得很奇怪:妈虽然老了,但也不至于钥匙就在上衣口袋里,而她会不知道啊。她这不是明明在说谎啊!妈为什么要说这个谎呢?

  看着妈妈慈爱眼神,我刹那间明白过来:这一整个假期,我都在干什么啊?妈的目的,其实就是要我今晚陪陪她。

  我羞愧不已,一把抱住妈妈,撒娇似的说:“妈—我不走了,今晚我就陪着您!”

  妈妈泪流满面,紧紧地搂着我,没有说话……

编辑:木瓜
复制 更多
上一篇:AA制的母爱 下一篇:雪地里的妈妈

深度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