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爱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 故事文章 > 亲情故事 > 父爱故事 > 酒虫

酒虫

收藏 作者: 西 瓜 来源: 《故事会》2007年第24期 时间: 2013-03-17 阅读: 在线投稿

  巴特是个黑社会老大,他最大的本事就是喝酒。十几年前,他就是用烈酒和自己的老大火拼,喝死了对方,自己才成为老大的。这么多年,他喝酒从来没有遇到过对手,让他不禁常常感叹:“身为喝酒的高手,真是寂寞!”

  似乎专为了排遣他的寂寞,一家跨国酒业公司,在世界范围内举办了一场豪饮大赛,要赛出世界酒量第一人。一听到这个消息,巴特马上就报了名。

  比赛采用了多轮复赛层层筛选的方式,经过了一轮又一轮的竞争,整个赛事终于只剩了最后一场比赛。决赛有十二个人参加,但是根据前面比赛所表现出来的实力,所有人都认为,最终的冠军将在韩森与巴特之间决出。而冠军的奖金,是500万美元。

  巴特当然想拿这个冠军,他关注着对手韩森的表现。当他看到在上一轮比赛中,韩森连喝十五斤烈性威士忌面不改色时,就猜到了韩森酒量的秘密,因为这也是他自己的秘密。

  十几年前,巴特刚走上黑道时,遇到了一位嗜酒如命的黑帮老大。老大想找个副手,没有别的要求,只要能陪他喝酒。对于想在黑道上一展身手的巴特而言,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。他便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史笛芬。史笛芬是着名的生物学家,当时正在培育一种“酒虫”,据说这种虫子可以寄居在人体内,帮人喝酒,使一个普通人的酒量变得很大。于是巴特偷偷溜进了父亲的试验室,那里有两条正在培育中的酒虫,巴特偷走了其中一条,并将它吞进了自己的肚子。此后,酒量剧增的巴特在黑道里平步青云,成为黑社会中的一个传奇人物。

  史笛芬发现酒虫被盗之后大发雷霆,在报上刊登启事,让儿子赶紧回家,否则便断绝父子关系。巴特没有理睬,而是换了一个城市。他认为父亲一直以来只关心自己的研究,从来不关心自己的妻儿,还因此气走了巴特的妈妈

  没想到,几个月后,史笛芬又在报上刊登了启事,让儿子顾及亲情,快点回家,否则断绝父子关系。史笛芬还提到了“渔夫和魔鬼”的故事。他说,魔鬼为了获救,每个百年中许下的诺言都很美好。可是当魔鬼耐心耗尽的时候却改变了诺言:即使获救,也要杀死救他的人。巴特猜测,父亲说的诺言不过是那些少得可怜的遗产,为那几个小钱不值得让他回一次家。至于杀人,他觉得只是老家伙的白日梦,他能杀死谁呢?

  从那以后,史笛芬每过几个月,都会刊登这样的启事。巴特看到这些启事,觉得父亲一定是疯了,自己没有必要为了一个疯子回家。

  韩森的出现,使巴特再次想起了自己的父亲。他推断,韩森身体里,一定也有这样一条虫子,而且就是他没有偷走的那条。

  决赛前一周,巴特派人绑架了韩森的妻子,然后他亲自找到了韩森,问他是想保留肚子里的虫子,还是同床共枕的妻子。

  韩森笑了:“我听说过你的过去,也很崇拜你,我偷走另外一条虫子,是想像你一样出人头地。可是我没有你那么幸运,大家只把我当成一个酒鬼。现在,我的机会来了。只要我获胜,就能拿到500万美元。这些钱,足够我换两个妻子了。现在,你要么杀掉我,要么放我去参赛,但你如果杀了我,大赛也会取消你的资格。”

  巴特只好放了韩森的妻子。不过第二天,他又派人绑架了韩森的女儿

  这一次,韩森的回答更干脆:“我只要500万,女儿,可以再生一个。”

  巴特恨不得给他一刀,让他再也没本事生出女儿来。他知道,韩森其实也是个很冷漠的人。但巴特已经恼羞成怒了,他决定像猫逗老鼠一样,跟韩森玩到底,他放了韩森的女儿,接着又绑架了他的父亲。

  可是这次的结果却出乎意料。韩森考虑了很久,终于答复了他:“我不知道你还会跟我玩多久,但我想我迟早会向你让步的。既然我一定要让步,那就为了父亲让这一次吧。我和你一样,在单亲家庭中长大。父亲为了把我养大,受过很多苦。我可以不要妻儿,但我不能没有父亲。毕竟一个人的父亲,一生中只有一个。”

  韩森说话算话,当天下午便去医院做手术,取出了身体里的虫子。可是他说的话却深深触动了巴特,让巴特也不由想起了自己久违的父亲。

  决赛的时刻终于到了。选手们在观众的欢呼声中,走上了赛场。这时,主持人走上台来说道:“女士们先生们,根据大赛的惯例,每一场比赛,都会换一种酒。这一次,我们选用的是我们刚刚调制出来的新产品。”

  接着,一种新包装、新工艺、新香型的烈性酒被摆到了赛场上。在场的每个人都闻到一股浓郁的酒香,连不会喝酒的人,都想要尝上一口。但是只有赛场上的十二个人,才有这个机会。

  赛场上,巴特慢慢地品着美酒,看着对手们一个个败下阵去,没有了酒虫的韩森也早早倒下了。最后,比赛变成了巴特一个人的表演。他喝得并不快,但却是一杯接着一杯,好像永远也不会停。最后,主持人宣布他获得了胜利,并交给他一张500万美元的支票。观众们发出一片赞叹声。巴特拿了支票,正要转身离开,却被主持人叫住了。

  “巴特先生,大概你没有看我们比赛的详细规则。规则约定,冠军要听完大赛筹划人的赠言,才能离开。否则,奖金不能带走。”主持人说。

  巴特只好停下来等策划人发言。不久,一个身材瘦削的老人走了上来,巴特惊讶地发现,那个策划人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父亲—史笛芬。多年之后重新见面,史笛芬老了很多,而且似乎是因为见到儿子,心情激动,手有些颤抖。

  “恭喜巴特先生,获得了这次比赛的大奖。”史笛芬说。他可能是顾及巴特黑社会老大的身份,没有叫他儿子。可是一时之间,巴特却激动起来,他发现这么多年以来,自己一直也惦记着父亲,他想给老人一个拥抱,却还是忍住了。

  “大家也许知道,”史笛芬对着观众,也对着自己的儿子说起来,“我养过两条虫子,能带给人很大的酒量。其中的一条,被我曾经的儿子偷走了。我登报声明,让他回来看我,否则断绝父子关系。可是他一直没有回到我的身边,这真的耗尽了我的耐心。正如天方夜谭里那个胆瓶中的魔鬼,在耗尽耐心之后,他就再也不想得到解救,只想到报复。”

  所有人都看着史笛芬,不知道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。

  “我这两条虫子,当年并没有研制成功,它有一个隐患。那就是,它们在人体内会慢慢具有毒性,最多二十年,毒性就会发作,致人死亡。而我配制了一种药物,把它们掺进酒里,正常的人喝下去没有任何影响,但拥有虫子的人喝下去,这毒就会立刻发作。”史笛芬平静地说,“大家注意到这次比赛所用的酒了吗?酒里有一种奇异的香气,那个配方,就是我提供的。”

  观众们一片哗然,巴特愣住了,韩森的酒也醒了一半。难道刚才他们喝掉的酒里,真的被掺进了这种药?难道一场父亲杀死儿子的悲剧要在这里上演?

  豆大的汗滴从巴特的额头滚落下来。突然他感觉到小腹中一阵剧痛,那一定是毒性发作了。他不由自主地蹲了下来,挣扎着,发出谁也听不清楚的声音。

  不过史笛芬离巴特很近,他听清了。巴特说的是:“爸爸,对不起。爸爸,对不起……”

  史笛芬没有想到,在这样的时刻,儿子竟然在向自己道歉。他一把抓住巴特,强忍着眼泪微笑着,看着自己的儿子。

  一直没有离场的韩森,惊出了一身冷汗。他庆幸自己心里还残存着一点点爱。尽管他对自己的妻女冷漠无情,可还是因为对父亲的爱,放弃了那条虫子,侥幸免于一死。

  此时倒在赛场上的巴特不动了。全场一片寂静,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史笛芬老人。

  老人拍拍手,站起来,微笑着说:“好了,我总算治愈了儿子体内的毒。现在它永远也不会发作了。因为我在配方中放的不是毒药,而是解毒的药。巴特刚才的疼痛,只是药性的过激反应。他刚才所遭受的痛苦,就算是一个心痛了多年的父亲,对一个不孝之子的惩罚吧!”

  他的话音刚落,就看见巴特从地上爬了起来。刚才他大概是疼晕了,没有听见史笛芬说了什么,此刻正在为自己的复活感到惊奇。

  在场的所有人都鼓起掌来,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,是史笛芬老人告诉他们一个道理:无论对儿子如何失望,一个父亲,永远也不可能变成一个魔鬼。

编辑:木瓜
复制 更多
上一篇:女儿,你在哪里 下一篇:父爱悠悠

相关阅读

深度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