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斗故事

您现在的位置: 故事文章 > 传奇故事 > 战斗故事 > 邓铿饮恨广九站:粤军将领邓铿被刺案

邓铿饮恨广九站:粤军将领邓铿被刺案

收藏 作者: 编辑整理 文集 来源: 编辑整理 时间: 2013-09-08 阅读: 在线投稿

  1922年3月21日下午,南国广州城春意盎然。在热闹的广九火车站,旅客潮涌,人声嘈杂。一列从九开来的火车刚靠站不久,人群中挤出一位身着广东革命军将官服的将军。他停步整理了一下被挤皱的衣服,端正了帽子,随后迈开阔步向站外走去。就在将军整理着装时,两双贼亮的眼睛盯上了他,那是两个口袋里揣着手枪的歹徒。待将军从身边走过,两歹徒便紧紧跟上了他,口袋里两支手枪张开的机口紧贴在将军的后腰。"啪啪"几声浑浊的枪声使空气突然凝固了一下,随后人群大乱。罪恶的子弹击中了将军的腰腹,将军那结实的身体剧烈地震动了几下,猛转回身,虎目圆睁,大吼一声,奋力扑向刺客。两歹徒急匆匆混入人群中逃脱而去,将军腹部血流如注,踉跄几步,终于不支倒地。几位围观者急忙把将军抬上汽车送到省长公署,随后又送进韬美医院医治。然而,将军毕竟伤势过重,延至第三天凌晨与世长辞。
  
  其间,羊城的各大报纸纷纷报道:广东革命军总参谋长邓铿将军在广九站遇刺。舆论哗然。邓铿为何被刺身亡呢?这与他当时艰难地斡旋陈炯明与孙中山之间的矛盾有关。
  
  邓铿,名士元,字仲元,1886年1月31日生,是广东嘉应州(今梅县)的一个商人儿子,20岁入广东将弁学堂学习军事,成绩优异,深得学堂总办周善培的赏识与照应,毕业后在广东新军任哨官。1911年邓铿全力支持黄兴、赵声领导的黄花岗起义,失败后隐居香港。武昌起义后,邓铿带兵光复广州,不久后担任了陈炯明的广东都督府陆军司司长,1913年3月调任琼崖镇守使,"二次革命"后流亡日本,成为孙中山的中华革命党军务部副部长。1917年护法战争中,邓铿协助陈炯明挥师连克闽西南20余县,打得北洋军节节败退。1920年6月,粤军回师广东,赶走了桂系势力。其间,邓铿担任了陈炯明粤军的总参谋长兼第一师师长,提拔了一大批年轻有为的军官,如叶挺、蔡廷锴等,第一师成为粤军的精锐。
  
  邓铿作为孙中山三民主义的忠实信徒、中华革命党的元老,又是陈炯明的老战友、老部下,因此在1922年以后孙中山和陈炯明的矛盾激化后,他以革命大局为重,总是竭力扫除二人的芥蒂,维护两人的感情。然而邓铿的良苦用心与调和活动不为两方理解。响应孙中山出师北伐、革命建国的人认为邓铿是陈炯明的心腹与死党,常在孙中山面前攻击他;而陈炯明的某些嫡系军官支持陈策划联省自治,赶走孙中山,他们对邓铿更是忌恨,狂叫"邓铿已倒向孙中山的一边"。
  
  在军政府内部的政争之中,邓铿犹如夹在两碾之间,苦于调和,不意惹火烧身。曾被邓铿裁抑或惩处过的陈炯明嫡系的将官趁机密谋要除掉邓铿。陈炯明虽与邓铿长期共事,却深知邓不满自己反对孙中山北伐、企图独霸广东的做法,特别是在此非常时期,更加忌恨邓铿亲近孙中山,故当陈觉民、陈达生等人策划刺邓时,陈炯明故作不知,实际上是对部下的行动加以默认。
  
  1922年3月,刚从海外归来,乘船赴沪途经香港的周善培电告邓铿,"拟到广州观光粤政",想先和邓铿在香港某饭店叙晤。邓铿向粤军总司令兼广东省长陈炯明请假,陈炯明看了周的电报后说:"周孝怀(孝怀是周善培的字),我在咨议局时就同他认识,人很正派,应该去会他一面。"邓铿遂于21日晨乘火车赴香港。与周孝怀叙谈半日,因惦念广州政情复杂,事务繁忙,便拜别恩师,于当天下午乘九龙开往广州的火车返回羊城。
  
  陈觉民、陈达生等人收买了两个杀手作刺客,待机而动。他们获悉邓铿21日晨赴香港当晚返回的消息后,便派两刺客携枪前往邓铿回粤必经的广九火车站预伏。邓铿下车后,两刺客便盯上了他,跟行至车站大门口下了毒手。
  
  邓铿之死,广州及桂林等地的"袍泽"与同志无不痛哭;孙中山抚棺长长哭叹,以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名义下令追赠邓铿为陆军上将。邓铿饮恨广九站时年38岁,被厚葬在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旁,孙中山亲书墓碣以悼念。
  
  在邓铿遇刺后未及三个月,1922年6月16日,陈炯明在广州发动叛变,赶走了非常大总统孙中山。
  
  

编辑:天使
复制 更多

相关阅读

深度阅读